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06|回复: 0

她后母才能这么方便的控制她啊

[复制链接]

204

主题

204

帖子

74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44
发表于 2020-9-24 10:18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可是她宁愿被利用,起码姐姐还有被利用的价值,而自己,在池家,在自己亲爹的手下,因为那个女人,过的比下人还不如,她多么恨呢。

    她唯一的出路,就是有朝一日,可以嫁一个好夫婿,她当然知道家里这两个,不会为她想什么好亲事,说不定以后卖了她都未可知。

    所以这么多年,她一直在自己想办法,自己努力,每天幻想着有朝一日,可以嫁得贵公子,然后自己就可以扬眉吐气了。

    至于自己这个傻姐姐,虽然总是夺过了自己的风头,可是她平时对自己倒是很亲昵,看这样子以后利用完了,也是一枚弃子。

    那自己到时候帮她一把,也无妨,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嘛。

    而现在,顾恙三人的出现,让一切都不一样了,池鱼的病可以治好了,那么等于她就是一个正常人,而且还是一个大美人。

    姐姐唯一比她差的,就是头脑,所以她觉得自己,也没比姐姐低多少,一旦姐姐恢复正常,她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   她本来以为池家夫妇不会容许这个傻子变正常,有自己的思想,这样就会脱离他们的控制,就不会心甘情愿的做他们的摇钱树了。

    但这几个人居然有办法让池鱼去做妃子!她简直嫉妒的发狂!做妃子,那就是做天下第一人的女人,比嫁任何贵公子都有用!

    而治好病,脱离苦海,享受荣华富贵,这一切的一切,都让姐姐得到了,她也是爹的女儿,为什么她不可以?她也是母亲生的,为什么姐姐这么好命?

    这么多年,她吃的好穿的暖,在姐姐犯病时,那对夫妇甚至都不敢打姐姐,生怕打坏财路。

    而自己,常常是什么也没干,就会无辜受气,不是被那疯女人打一顿,就是被喝醉酒的父亲辱骂,还要看着那个女人生的崽子,在这个家里走来走去。

    同样是继女,姐姐受到优待,同样是孩子,弟弟更是他们的心头肉。

    这个家里,只有她下人不是下人,主子不是主子,姐姐可以被叫做大小姐,而自己只能是池清。

    她做错了什么?她不甘心,所以她想要自己改变命运。

    清樽阁,是天下名门,若是她能学的一手好功夫,徬上老阁主,做他的徒弟,甚至讨好他,做他的养女,那么自己也会有一个体面的身份,她也可以做清樽阁的小姐。

    清樽阁偌大的家业,她也就有一份了,她就也可以成为小姐了。

    所以她才会问常愈,清樽阁要不要招收弟子,池清自己都不知道,她问这句话时,眼里的渴望和野心,有多么的明显,在顾恙眼里,有多么刺眼。

    今生,风烟流年,执手红尘,朝朝暮暮,凝字为爱。两相依,如花眷恋,你是我独守的暖,不相负,繁华唇语缠绵。那日,长空阴晦,如我的心情。

    踩着碎碎的感伤,两眼含霜,有风吹过,寒依然。闭上眼帘,记不起你完整的笑容,千年红尘,就在这一刻泛起绵绵情愁,我的世界开始下雪

    倩影销,客还立断桥;纸伞薄,观云惨天高。醉殁西郊,吾吹箫,欲挥毫。清明哀悼,祭一世孤傲,泪把烛火摇;流年轮回,葳蕤已覆秋水蒿。苏幕遮,红楼举觞酒为歌;虞美人,姌袅舞姿谁錾刻;醉花荫,潺湲凄寒伶仃过;金缕曲,经卷浮坱落几多;鹧鸪天,凝眸送进前生缘……烟雨渐远,冷月铅华略泛浅,怎怜?怎能得眠?

    花开淡墨香,倾城颜那一世的天荒地老,轻轻地弹开身上的烟尘,模糊的思绪,为你画上一道浅搁,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海枯石烂的誓言中,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风花雪月的言语里,是谁描绘了人情世故的悲哀,在乱世里蔓延,是谁的残局花季,在午夜中倾诉,是谁的泪水,在流年里飘洒。

    是谁在阡陌旁徘徊,是谁在古道边等待。千年的回眸,百年的孤独。寂寞谁同,孤独谁共。前世的擦肩,今生的相逢。爱在风中飞舞,情在雨中嬉戏。曾经的痴心妄想,曾经的意乱情迷,梦醒已随风。此刻爱已无言,情已无声。泪却湿了双眼,流满心间。

    一路走来,沿途的风景,花开花败,人世间的冷暖,触痛多少无言的感慨,狂野不堪的风吹散了相聚相散!一粒沙子可见海底,沉醉了万年的等侍,一滴水可见全世界,悲和喜都化着了雨水和眼泪,一个人,一份残留的伤,清晰可见,历经千年,如何能忘?

    陌歌祭,相思不泣,别是忧愁,恰是忧愁,一缕心伤,半生寻觅,咫尺不相见,天涯忘不尽,何其思量。小酌亦伤情,却是哀伤,最是一丝情意浓,却成离别不相逢,莫道相思沉,鬓霜容颜瘦,伊人影朦胧,握不住,昔时温柔手中驻,当是未完,却是结局落幕,浮华三千年,两世不擦肩,只乱尘埃路。

    。


------------

第一百零六章 逆向生长

    池鱼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,就引起了池小弟的注意,小孩子可能是难得见姐姐说话,于是又从顾恙的身上蹭下来,向池鱼跑过去。

    池鱼什么都不太懂,看见个童言童语的可爱孩子,就不自觉的抱了起来,眨巴眨巴着她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,英红的嘴唇微微动起。

    水葱一般的手指轻轻地戳了戳他的脸蛋,然后轻轻的一笑,这一笑看起来就和寻常娇羞的女子,没什么两样,完全看不出来她的心智有问题。

    池清见自己的亲姐姐对着这个崽子这么亲昵,加上刚刚被众人奚落,又受了冷遇,听池妇说要把自己随意配给别人,又感觉前途一片渺茫,就甩甩袖子,愤愤的走了。

    顾恙见她走了,决定不再去想这个糟心人,她今天来这里受气,也是自己自找的,常愈和凌卓定是不高兴了,特别是凌卓,现在肯定很不耐烦。

    赶紧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了,就走吧,这个地方,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待,这对夫妇的丑恶嘴脸,看的她一阵阵的恶心。

    “池鱼姑娘。”

    顾恙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温柔的向池鱼招招手,说道。

    “我叫顾恙,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嘛?”

    顾恙露出她的招牌笑容。

    池鱼听到她的声音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是四处的张望,仿佛在寻找发出这个声音的人,到底是谁。

    等她看清楚了,才微微行动,慢慢的向顾恙靠过来。

    随后,池鱼偏偏脑袋,上下打量着顾恙。

    “池清?池清?清儿,我们去玩吧。”

    池清?她连自己妹妹的名字都知道呢,看来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嘛,而且虽然池清看起来和她,完全不是一类人,但她们的姐妹感情倒还挺不错的。

    “池清不在这里,她,她去休息了,愿不愿意认识新朋友啊?”

    常愈也在一旁引导道。

    “新朋友?朋友?好,好。”

    池鱼的语言和行动,都有一股子迟缓的意味,看起来弱不禁风,羞羞怯怯的,但是完全没有寻常疯子,那种憨憨傻傻,语无伦次的感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做任务赚钱新闻软件排行

GMT+8, 2020-10-29 07:39 , Processed in 0.065903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